推荐阅读

您当前的位置:hg0088 > 明星转会 > 明星转会

减负年里问减负(来信调查)

上传时间:2019-12-29阅读次数:编辑:admin

原标题:减负年里问减负(来信调查)

  徐 骏绘(新华社发)

  今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决定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各地各部门迅速行动起来。

  读者也纷纷来信,点赞基层减负举措,诉说减负获得感,建言完善减负长效机制……一封封来信,共同表达着对基层减负问题的密切关注。

  减负成效如何?基层干部群众还有哪些意见建议?岁末年终,本报记者赴黑龙江、河南、湖南等地,深入社区、村镇,采访了一线的基层干部群众,听他们讲述对基层减负的感受和体会。

  下乡进村 在一线岗位心里更踏实

  不少基层干部普遍有这样的感受:今年的确不一样了,减负效果很明显。

  “把你选上来,你就是我们的主心骨,但我们连见你一面都难呦。” 湖南浏阳市蕉溪镇蕉溪村党总支书记王建敏对乡亲的这句埋怨印象深得很。五花八门的会、种类繁多的文件、各个条线的检查,忙得不可开交。尤其,岁末年初,更是加班、熬夜成常态。对于过去的工作节奏,在村里干了十几年的王建敏有点无奈。可是到底干了什么实事?越想越心虚。

  但是,今年有了明显不同。从4月起,浏阳市开展了集中整治形式主义专项行动,直面问题、靶向治理,各种会议、文件、督查、考核少了很多,也更规范了。王建敏说,这下把我拉回了田间地头,可以腾出手干点实实在在的事,一心一意为村里谋发展。今年,村里的鞋厂、果园、河塘都开始创收,人均收入提高了,乡亲们的日子越来越有奔头。

  按照中央关于基层减负的通知要求,为了把基层干部从文山会海、迎评迎检、材料报表中解脱出来,把精力用在解决实际问题上,各地、各部门推出了很多切实管用的硬招。比如,大幅度精简文件和会议;发扬“短实新”文风,坚决压缩篇幅,防止穿靴戴帽、冗长空洞,等等。

  “能口头传达不书面通知,能书面通知不印发文件,能发文安排不组织开会;可开可不开的一律不开,能开短会的不开长会,能合并召开的会不单独开。”河南濮阳县纪委副书记李尚远介绍,2019年全县各乡镇各部门会议数量、制发文件数量同比减少1/3,避免空头政策、无效文件、费时低效的会。减负后,干部们精力充沛下乡进村,以轻松的状态,积极地工作。

  “以往汛期来临,按惯例,我们要到县城开调度会,但今年镇上的主要领导都留在了工作岗位值班,实时掌握汛情。”黑龙江宾县宾州镇党委书记赵喜文说,“夏天防汛冬天防火,都是常规性工作,不是说文件少了就不干了。但是,与其参加无意义的会,留在一线岗位上心里更踏实。”

  赵喜文坦言,挤出的时间,可以干更多的事儿。“比如,产业发展这一块,今年我们二龙山蔬菜基地建设基本有了雏形。”

  “之前,想见乡里的干部,太难!成天说在开会。今年见面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河南省新乡县朗公庙镇毛庄村村民杨素芬快人快语,干部把更多时间、更多精力用来干实事,群众能不打心眼里欢迎嘛!

  手机“瘦身” 解散不必要的工作群

  “以前,六七十个微信群,嘟嘟嘟振个不停。”湖南省一位社区书记诉苦,实在不想看又不敢不看,万一漏掉了领导指派的任务,怎么办?

  对于形式主义的东西,特别是指尖上的负担,基层干部深受其苦。各种工作任务、会议通知、工作报表、迎检安排让人应接不暇。更令人反感的是,有时候群里并没有实质性的工作任务。

  微信群、政务APP,是为了提升工作效率,减少不必要“面对面”的时间成本。然而,不少地方在实践中走了样,不仅失去了帮助开展工作的意义,反而助长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不怕群众不满意,就怕领导不注意。”李尚远以扶贫领域举例,有的要求扶贫干部每天都要登录扶贫APP,用和贫困户的合影“打卡”,导致一些干部进村入户的第一件事就是与贫困户合影。

  “不得以微信工作群、政务APP上传工作场景截图或录制视频来代替对实际工作评价。”浏阳市委网信办副主任苏阳灿说,“减负通知”真是直击要害,抓住了基层工作的痛点。

  针对以微信群内回复速度、发布工作照片数量作为衡量工作好坏标准等不良现象,一些地方拿出了“药方”。比如,认真调查摸排,解散不必要的工作群,注销活跃度差的公众号;下线与民生关联度不高的APP,集中精力做好一个网络政务平台;细化标准,工作动态发布原则上不超过200字,配图不超过3张;等等。

  “为了装下各条线的APP,年初本来准备买个容量更大的手机。现在好了,手机‘瘦身’了,负担更轻了。”一位基层干部脸上笑开了花。